联系方式
风行网云数据
首页 天下 美食 娱乐 生活 专栏
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服饰

六朝服饰风尚是经济发展民族融合的产物,其发展经历了什么变化?

2018-12-21

        魏晋南北朝时期是中国历史上最动荡的时期之一,朝代更迭频繁,南北战争和迁徙不断,西晋在八王之乱后,接着王弥、石勒起兵,匈奴攻逼,搞得中原萧条,白骨涂地。北方局势的恶化,世家大族和地方豪强率其宗族、乡里、宾客、部曲南渡江南。同时,北方少数民族统治者,对汉族人民的压迫和剥削很残酷,在阶级的和民族的双重压迫下,北方很多汉族人民南下江南,根据潭其骧教授的统计,晋永嘉之后,北方平均八人之中,有一人迁徙至南方。如此众多的移民除了为开发江南做了巨大的贡献外,也给原有文化增添了新鲜血液,为文化的多样化发展提供了可能,也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人物俑的制作技艺,为南京地区人物俑的塑造注入了新鲜的血液。

1545374553629555.png

        魏晋南北朝是中国古代服装史的大变动时期,左衽是北方少数民族和西域胡人的衣服款式,与汉族传统以右衽为尚不同。而在六朝时期南京地区出土了不少的身着左衽服饰的人物俑,有男俑也有女俑,这就是民族和地区之间交流的结果。袴褶原是北方游牧民族的传统服装,虽然在汉朝就己经兴起,但是仅在军中流行,到魏晋南北朝时,变成了上下通用的服装款式,但是相对于北方而言,对南方的影响稍小些。同时还应该看到,此时期中国社会处于分裂割据的状态下,不同的地域文化,带有不同的特点,具有明显的差别,南北文化差异还是很大。

        在南京地区曾经出现了具有浓厚北朝特征的人物俑,比如江宁胡村南朝晚期墓。墓主有可能是和北朝联系密切的人,或者是北朝南迁的人。这是南北方交流的一个反映,也是南北文化差异的一个表现。 秦汉时期,南北方经济发展差距很大。东汉末,牧守混战,中原变成屠场,由于大规模的战乱多发生在北方并且时间持续很长,使得北方经济遭到严重破坏。而南方则相对稳定,北方人民渡江避难的很多。《三国志魏志华歆传》注引华桥《谱叙》曰:“是时四方贤士大夫,避地江南者甚众。自东晋建国到陈灭亡,将近三百年的时间,中原人民大量南下,与当地土著人民共同开发江南,南方经济得到迅速发展。

        他们不仅给江南带来了进步的农业生产工具和先进生产技能,同时也扩大了江南的耕地面积,促进了江南经济的发展。这样南北经济开始趋于平衡,以北方黄河流域为重心的经济格局开始改变。中国的经济重心,逐渐从北方转移到了南方。以往南贫北富的状况,在这三百年间逐渐转变。六朝时江南的锦织业有了很大的发展,刘裕灭后秦以后,把关中的锦工迁到了江南,在南京斗场成立了锦署,这对江南的织锦业起到了推动作用。经济上的进步加上织锦业的发展,为南京地区六朝服饰的转变提供了可能。魏晋南北朝时期,虽然政治不稳定,人民流离失所,但是民众迁徙过程中,使中国境内各民族文化,包括服饰得以大规模的交流与融合。

        服饰文化是中国古代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古代服饰总是与当时的生产方式和发展水平、文化礼仪及道德规范等社会因素密切相联。它的发展、演变过程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史丰富的政治、经济、民族、文化内涵。墓葬中出土的人物俑,是活的历史,是可以直观的反映当时社会的服饰、风俗、社会风气等信息的重要资料。魏晋南北朝时期,社会动乱,礼制解体,衣冠服饰方面发生了很多的变化。《抱朴子饥惑篇》云:“丧乱以来,事物屡变,冠履衣服,袖袂财制,日月改易,无复一定,乍长乍短,一广一狭,忽高忽卑,或粗或细,所饰无常,以同为快”。

        这形象的说明了当时衣冠服饰所经历的种种变化。六朝时,大量的少数民族入居中原,北方的服饰受到少数民族的深刻影响,胡服成为社会上司空见惯的装束。南方服饰与之不同,既在一定程度上保留了原有的汉服特点,也融入了很多新的元素,使得六朝时南方的服饰极具特点。孙吴西晋时期,是青瓷俑流行时期。东晋前期,青瓷俑绝迹,陶俑开始流行。东晋后期至南朝初期,陶俑更加发展,造型由上俭下丰开始变得褒衣博带。南朝中后期,褒衣博带成为主流,扇形髻女俑和小冠男俑大行其道。

        经过吴、西晋、东晋、南朝不断的发展,人物俑的数量不断增多,品种日益多样化,塑造工艺日益成熟,风格极富个性,形态更加逼真,制作日益精巧。六朝人物俑塑造的形象多是静态的。这种以静传神的风格,可以说是六朝人物俑的一个鲜明的艺术特点。这一时期制作工艺已经很纯熟,造型和对细部的刻画以及对线条的掌握都达到了运用自如的程度,为隋唐人物俑艺术的高度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人物俑对六朝服饰的研究是活的标本。服饰文化是一个时期重要的文化标识六朝服饰风尚是当时社会经济发展、民族融合的鲜明产物,是时代、社会和文化相互作用的结果。虽然六朝的服饰是在继承秦汉服饰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但是通过对人物俑的研究,可以看出,六朝的服饰在很多方面有了重大的改变。自然、飘逸、洒脱成了定格六朝服饰风格的最好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