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风行网云数据
首页 天下 美食 娱乐 生活 专栏
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服饰

行业疲软 渝派服饰欲借“韩风”御“寒风”

2018-12-21

QQ浏览器截图20181221141149.png

        韩国时尚青年设计师协会会长许勇九一行在渝派服饰精品城内考察交流 受访者供图

订单下滑、成本飞涨、利润变薄,近两年,服装行业比较疲软,渝派服饰批发商也未能独善其身,甚至走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以渝中区个协渝派服饰协会为例,曾经300多家商户,如今仅剩下了一半。近日,为寻求突围,该协会邀请韩国服装产业协会携部分服装设计师来渝进行考察交流,计划引进时下流行的韩装设计理念、设计人才等,助推行业升级脱困。

订单下滑 300多家商户减少了一半

最近,在朝天门渝派服饰城经营了十几年女装生意的高先生,和服装行业彻底说“再见”。由于订单下滑,成本飞涨,他不得不把自己的店铺转租出去,转向开餐饮店。

“今年来,订单量完全无法带动工厂运营。”高先生介绍,近两年,服装行业疲软,今年订单更是遭遇严重下滑,有时候一天一件订单都没有。但店面租金、工厂运行、营业员工资等开支,让他感觉压力很大。“这样做起来太累。”高先生表示,目前重庆服装行业用工成本约为每人每月5000元。加上店铺租金、工厂运行等开支,以一家50人的厂为例,一个月就要30万元左右支出。

记者采访了解到,高先生并非孤例。

“近两年陆续有人退出服装行业,有的是转战其它领域,有的则是直接关门走人,我们协会中曾经有300多家商户,现在仅剩下150余户。”渝中区个协渝派服饰协会会长、欧曼蒂尔品牌创始人瞿伦川坦言,高峰时期,这些企业的产品曾畅销全国50多个大中城市及东欧、东南亚十多个国家,从业人员近二万人。但到如今,仅剩下150多户实力较强的企业在支撑,一些小型的厂商因经营难以为继则选择了退出。

不过,这些仍在坚守的企业日子也不好过。

“雅露名依”品牌负责人亢恩学,如今是朝天门“最老”的一批服装批发商之一,对近两年的行情,他感受颇深。“我们前几年做皮衣和棉衣,可以说是供不应求,有些商家等一个星期也拿不到货。但是这两年,就变成我们等订单了,商家没货款,我们自己垫钱都要做,今年公司订单下滑了五成以上。”

渝派服饰协会常务副会长、“圣雪来”品牌负责人陆国明介绍,近两年来企业都在反馈订单下滑。从今年来看,协会内企业营业额整体下滑了40%左右,真正能够盈利的大概只有一成企业。

模式受困 “单腿走路”导致同质化严重

作为中国十大批发市场之一,重庆朝天门服装市场曾是响彻全国的“时尚招牌”,以女装批发见长的渝派服饰批发商,为何会走到今天的地步?

对此,瞿伦川认为,一方面受大环境影响。近两年服装市场疲软,加上电子商务冲击等综合因素影响,渝派服饰批发商生意越发难做。另一方面,也有渝派服饰自身发展模式的问题。

瞿伦川介绍,渝派服饰从上世纪90年代初的“贩货代理”到2000年陆续发展“自有品牌”,曾经十分辉煌,全国各地的商家都蜂拥至朝天门拿货,在这种情况下,商家只需要通过“短”“平”“快”的模式生产即可,习惯了赚“快钱”,只做批发,不做零售,结果一旦外部订单下滑,服装企业便立马陷入困境。

在渝派服饰“单腿走路”情况下,大多企业未形成体系,研发能力薄弱,结果行业内相互仿版,同质化严重,甚至外地市场的商家也来“撵货”抄版。渝派服饰面辅料成本本就较沿海城市要高,人工成本也无优势,从价格上就没有竞争力。一旦外地市场开始抢单,渝派立马就毫无优势。加上如今消费市场已经发生改变,年轻一代消费者的需求是个性化、多元化的,这种千篇一律的生产已经不能满足市场需求,部分厂家就陷入了让利销售与仿版的恶性循环中。

“以一件成本100元的服装为例,在韩国东大门等市场可以卖到170元左右,但我们卖到110元都难。”瞿伦川说。

瞿伦川说,其实早在2016年,结合朝天门片区提档升级的需求,渝派服饰协会就开始思考转型,引导商家走零售模式,做品牌。为此,渝派服饰精品城还拿出了2000多万元进行硬件环境、外包装等改造。“软件”方面,商场也统一了开关门时间,加强统一考核,统一管理。但结果却受制于人才欠缺、产品研发等跟不上零售节奏而效果不理想。

借力突围 促进渝派服装产业转型升级

“两三年前还能熬一下,但现在是不改变不行了,可以说渝派服饰批发商们已到了生存关键时期,如果再不转型,估计3年后,就没有几家能坚守了。”瞿伦川说,为此,渝派服饰协会多次组团到韩国考察,希望借助韩国服装的设计理念、风格,甚至引进人才、企业等,为渝派服饰注入新鲜力量。韩国服装产业协会方面也多次表达了合作意向,此次韩国服装产业协会一行前来重庆考察,双方进一步商讨了合作细节。

瞿伦川透露,目前双方正计划建立一个“中韩服饰交流中心”,以实现设计理念、专业人才、时尚信息共享等。补渝派服饰的设计短板、提升品牌名气、甚至促进整个产业转型升级。

“韩流服饰近年来风靡整个东南亚地区,并已形成独特的时尚风格。”瞿伦川说,引进韩国设计人才等资源,除了为本土服装企业提供设计服务外,更多的是希望通过双方的交流,达到相互学习借鉴的效果,从而提升渝派服饰的整体水平。

韩国服装产业协会中国代表处代表、韩国时尚青年设计师协会会长许勇九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韩国服装产业协会、韩国时尚青年设计师协会在上海、广州等中国沿海地区都有合作,下一步也希望开拓内地市场,韩国拥有服装产业先进的经验及上下游资源,重庆具有辐射中国西部乃至全国的市场。双方合作可以实现“双赢”。

“至少在三方面我们有合作的良好基础,其中之一是设计人才开发。”许勇九介绍,韩国从高中开始,就设有服装专业,每年还会举行高中生的设计比赛,同时,韩国还有服装大学联合会,旗下设计师资源丰富,自己也是其中的导师之一,也希望为他们找到更多合作机会,重庆的服装企业众多,自己可以把这些优秀的设计师带过来。

另一方面则是商品研发方面的合作。中国的消费市场巨大,有数据统计,中国服装销售,韩国产品要占3.8%左右,以韩国东大门为例,每天70%~80%都是中国顾客,其中杭州、深圳、广州等地的要占6成。这些沿海的服装商早就开始到韩国拿货、买版。

“再者就是信息共享。”许勇九说,韩国服装市场发展历史较长,产业链完善,能以最快速度掌握最新的时尚资讯,甚至是引领时尚潮流,这些通过“中韩服饰交流中心”,就能实现共享。

朝天门服装品牌“高裳伊美”负责人高勇表示,做服装应紧紧抓住潮流,但是由于缺乏信息沟通渠道,韩国、欧洲等新出了面料或者是流行趋势,重庆企业至少要两三周后才知道,并且往往只有一些有条件的企业,靠自己跑去这些地方打探才能知晓。

纵深 巧借“外力”还需接地气

昨日,多位服装企业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整合韩国时尚资源,对于渝派服饰的整体提升,非常有好处。一是在版型开发、流行资讯等方面,可以接触到最新的潮流,另一方面,韩国设计师的引进,可以提升渝派服饰的设计眼界、设计视野,对重庆服装业的整体提升也非常有帮助。

不过,在他们看来,不能只是简单的引进,而是要重在落地,引进韩国资源还需要“接地气”,从细处着手。

渝派服饰协会副会长赵旭认为,服装产品需要与当地的市场情况、文化习俗等相结合,目前不少渝派服饰面临的客户有两种,一部分是满足穿衣刚性需求的,这部分人对流行趋势反响没那么强烈;另外一部分则是提前消费的人群,这群人就对时尚的要求高。因此,企业合作时,应该先找准自己的精准人群,然后拿出相应的产品循序渐进地做。

许勇九也深表赞同。他说,目前在上海、杭州等地的合作也遇到过类似情况,在韩国设计师设计好了后,很多商家又担心产品不被市场接受,结果又改回原有的风格。合作应该循序渐进,比如一个厂家有十款风格的产品,可以先拿一两个款式进行“试水”,如果一上来全都采用,也会很冒险。

陆国明则表示,目前韩国不少服装企业是引导市场消费,韩国服装企业重视讲故事、树品牌文化,例如每个企业都有企划部,会专门分析来年的流行趋势,预测哪些可能会卖得好,但是目前不少渝派服饰企业还停留在“去年哪些是爆款就做什么”的适应市场消费阶段,因此,在学习借鉴时,最先学习的应是理念、思维的转变,而不是照抄照搬,或者是等着买版,通过有效的转化落地机制、措施和团队,在借鉴、引进的前提下,将国际最新技术、理念,转化为重庆服装自己的创造力。

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会员、重庆师范大学服装系副教授周启凤也说,渝派服饰要转型,学习借鉴韩国经验只是一个途径,真正需要做到的是从内部“涅槃”,一是理念的改变,二是品牌形象塑造,三是运作模式要跟上。

周启凤说,服装行业已经不再是一个低门槛的行业,在零售为王的今天,企业一定要重新认识“新生代消费群体”,切忌以传统的模式抢占市场。渝派服饰原来“打游击”的生产方式已经行不通,而是需要有自己固定的品牌,通过品牌设计、质量、服务等“软实力”全面塑造品牌力量。